谁要为最后的房市买单?

今天早上看到一篇新闻,说是城市落户的限制越来越少了,政策越来越优惠了,不知道是喜是悲?

城市户口大开放说明什么呢,说明城市欢迎并且需要有更多的农村人来到城市。落户城市只是第一步吧,户口都在城市了,你是不是要在城市买一套房子安家呢,我想这才是最终的目的。回想前几年的时候,房价上涨,房地产过度开发,导致房子供大于求,现在房子不好卖了,总得有人来为剩下的库存或者正在装配中的商品买单,总得走完最后的流程,必须走完,走不完就会出毛病的。

盖房子的时候,农民工屁颠屁颠的进城,为的是挣口饭吃,现在需要他们发挥其他的作用了,需要他们他们和他们的子女高价消费掉那些他们建造的房子,想想整个过程总有种滑稽和幽默。

日本东京有个地方叫中野区,是日本动漫的圣地,宫崎骏大师的工作室就在中野区附近,前几年上映的一部电影,叫《你的名字》,导演新海诚也是住在中野的。这个中野大概就相当于我们这里的城乡结合部,东京在19世纪60年代高速发展,需要很多,基层工人和技工,这些人从全国各地来到东京,总是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,而且政府还必须解决这个问题,因为每个人手中都有一票,是具有选举权的一票。于是政府一方面出资在郊外建造大批的廉租公寓楼,另一方面就是在中野设置建房区,政府提供优惠的土地价格和房贷利率,鼓励他们自建住宅,定居于此。当时的日本,户口就没有高下之分,社保也是全国统一的。

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,城市的发展需要各种各样的人,各种技能的人,各种阶层的人。大家都来到城市,肯定会引发很多问题,比如资源竞争,教育问题,环境问题,治安问题,医疗问题等等,如果想让谁来买单,是否也可以给与他们一定的优惠,是否考虑到之后的种种,如果只是一味地鼓励落户城市,吾不知其可也!

无形的手

记得之前看有关李小龙的电视电影,有个场景是李小龙练习叶问的寸拳,在没有长距离冲刺的情况下出手打穿木板。能做到这种程度归因于两点:第一个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提高出手速度,第二个就是把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了拳头或指尖上一点,这第二个原因就和《伟大的博弈》中描述的一个场景很像。

书中描述铁路能建造出来的原因,就是把全国人民的财力集中到了这一项事业上,从而诞生了单个人永远无法完成的事情,当时的美国不像中国一样是君主制,政府和总统对国民的财力和劳力没有太强的控制权,依靠资本市场,才聚集了建造铁路所需的巨额资金。说资本市场就不得不说人性,人本贪婪,正是人性的贪婪成就了最初的资本市场。

股票涨了,大家争先恐后的买进,整个人就有种飘起来的感觉,泡沫飘在空中的感觉,书中有个名词叫纸面富贵。然后受各种因素影响,比如战争,小人使坏,或者仅仅是大家都感觉高处不胜寒,反正人们心理产生了恐慌,都急着套现,资金中市场撤走,市场萎靡,企业倒闭,甚至引发金融危机。过段时间之后,因为救市主救主(可能是政府也可能是像J.P摩根一样的个人),或者环境变化,市场又活跃起来,这样周而复始,牛熊交替,监管制度法律法规的日渐完善,市场便发展起来了。

如果在中国,铁路也是可以建造出来的。看看我们的万里长城,工程也不小吧,但是这两件事有本质的区别。从需求方来看,美国西部有农产品等资源,东部沿海经济发达,铁路是西部到东部的运输工具,铁路之前是伊利运河,再之前就是牲口车了,运河使运输成本大大减少,铁路则使运输效率大大增加,是利益的驱使。而长城的筑建,是为了抵御外敌保护国土,是朝廷君主下令。再从修建过程来看,修铁路是全民集资,是为了铁路修好从运营的盈利中获利,而长城的修建,特别是秦始皇连接各国段落的历程中,奴役了许多人民。所以像资本市场这样的东西没有从中国诞生。

有人说华尔街是人性堕落的大阴沟,也有人说资本市场是资产分配和缩小贫富差距的工具,这种现象也说明事物总是有两面性。《阴符经》云:

“自然之道静,故天地万物生,天地之道浸,故阴阳胜,阴阳相推,而变化顺矣”

也许就是因为美国政府开始的时候对市场没有管控(道静),所以形形色色的人都来到了华尔街(万物生),这些人相互交涉,各有各的属性和目的(道㓎,阴阳胜),他们之间为了各自的目的采取行动(阴阳相推),使资本市场在变化中成长(变化顺矣)。

记忆青海湖

记不得发了个什么说说,恐龙评论:十一跟我去青海湖骑行吧!
我毫不迟疑回复:好!
我没有计划十一要去哪,也没有计划十一要做什么,我只是有一颗不肯安定的心和随遇而安的心境。

旅途是欢快的,骑行是有趣的。
自然的东西大都是美的,多了,便是风景!
天蓝云白,湖是安静的,西海镇是惬意的,而西宁便喧哗了。
第三天住宿的地方,从窗可以看到湖,从门可以看到山,那种感觉很叫人难忘。

相遇,算是缘分吧,大家一起欢奕;分离,也是自然,大家应该从容不迫。
你的决定也许就是上天的注定,照着你和上天的旨意走下去便是了,或许这就是另一种“上帝与你同在”。
不管何时,肯定有美好的心灵,让你满心是爱。

净土,哪里寻得?除了从心灵上,世界让你无从下手。
我们去过一个寺院,叫“塔尔寺”,我们做黑车进去,一佛菩萨也没拜!
因果,这是自然之事;报应,不就在意料之中吗!
人生的短暂,没有多少人真的知道;人生的意义,根本没有答案。
这个音乐的痴者,以前听到美妙的音乐常常不禁地想:如果我死了,听不到这样的音乐可怎么办?
—–真是该笑自己的痴狂!
眼前的美景,最终会化为心灵的一些东西存留下来,所以我并没有拍多少照片。

人都知道欲望难填,当事情渐渐具体,计较心便悄悄升起。
能和陌生人相互恭维,当然就能和熟人翻脸不认,人有多复杂,才能把纠结演绎的如此淋漓尽致。
累,很多时候是过分追求力所不及的事物;老虎吃头牛显然要比猫去吃要轻松许多。所以,如果想追求更多,为何不先提高自己。
祸,不就是这样产生的吗?处于自己驾驭不了的位置。

得与失,没表面那么简单,既然不简单,不去太在意是明智的。
诺言轻许不得,星流月转,你很可能会被迫履行自己的诺言。
琐事太多,如果分不清,只能心为形役。
不去了解,就算身边的人,身旁的事,再熟悉,终究还是陌生。
时间默淌,承载着空间里的万物,却又毫不干涉,任由你骂她无情,或赞美好。
就算天翻地覆、风起云涌,抑或平淡无奇、默默无闻,内心的安宁,始终不可取代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曾给自己定下过30岁之前要做的7件事,其中就有:到10个地方旅行。现在还没实现,但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