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来有只船,个个不一样,
你在豪华轮,我在扁舟上。
顺风或逆水,受想不一样,
浪湿我衣襟,你道好风光。
港口或相逢,程期不一样,
你匆匆前行,我水边遥望。
有人问终点,去向不一样,
杨帆必远航,摇手作罢状。
或至钢铁城,或至渔村乡,
都是续前缘,来生又遗忘。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